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官方確認副市長失聯




play
當地專案組排查




play
與房產商一起失聯



向前
向後




  2013年10月,河南省院副檢察長到伊川縣院調研,時任中共伊川縣委書記的郭宜品(中排低頭著藍色襯衫者)在調研座談會上,介紹該縣的基本情況。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李志全(發自河南洛陽)
  (本文刊登在第678期《中國新聞周刊》)
  9月13日,洛陽城南20公裡外的伊川縣鴉嶺鄉連續多日的雨仍未停歇。晚飯時分,村民李季北聽到了急切的敲門聲。
  “驚慌,驚慌得很。”端著飯碗的李季北沒多想就開了門,3名陌生男子站在門口。事後,他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當時的情景讓人不寒而慄。
  幸虧,有名村幹部領著。李季北的家是幢臨街的二層小樓,二樓吃住,一樓賣些農資。來者之中的一人掏出手機讓李季北辨認裡面的照片,村幹部則領著另外兩人直接上了樓。
  李季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手機照片的3個人,都不認識”。
  直到兩天后,李季北才在新聞上重新看到了這3個人的照片。報道說,洛陽市副市長郭宜品已失聯月餘,與他一同失聯的還有地產商俞國強和張振強。
  “哦,原來那人是個副市長啊!”李季北恍然大悟。
  “安全”副市長
  李季北不是唯一因“失聯市長”遭遇盤查的人。
  多位目擊者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9月13日當天,印有“公安”“特警”字樣的車遍佈鴉嶺鄉街頭,有數十輛之多,不少人家或商鋪還被村幹部“看”過。
  與副市長失聯一同被曝光的,還有一份公安部門《“8·5”專案排查提綱》,其中說明:專案組在鴉嶺要“對所有能藏身的地方進行排查”,“對所有居民和暫住人員進行排查,做到村不漏戶,戶不漏人,逐人排查”。
  一位村民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排查過程非常仔細,問題包括:家裡有幾口人、幾間房,最近有沒有親戚在家裡住。“和幾天前公安局滿天下找那三個越獄犯一樣一樣的。”有人形容。
  失聯三人中,地產商俞國強是鴉嶺人。有消息說,警方當天曾用技偵手段查到俞國強從鴉嶺發出的電話信號,因此導致了這場排查。但這個消息沒有得到公安部門的證實。
  引人註意的,不只是失聯人物的身份,以及警方的大範圍排查行動,更讓人感到蹊蹺的是,郭宜品從伊川縣委書記晉升為洛陽市副市長,履職還未滿半年。
  2014年2月28日,春節剛過完不久,52歲的郭宜品在洛陽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上,正式當選為洛陽市副市長。
  郭宜品在市政府分管安全生產,包括煤炭工業、煤礦安全、環境保護、公路建設、城鄉客運市場管理、抗震防災等方面的工作。
  3月6日,走馬上任不久的郭宜品參加了洛陽市政府3月份安全生產工作例會。他在會上講話提到,認真做好“兩會”及“牡丹花會”期間的安全生產工作,確保不發生安全生產事故。4月30日,郭宜品還赴基層暗訪鄉鎮安全生產大檢查開展情況。
  有人分析,郭宜品對安全格外關心,除了主管安全工作的因素外,還因他曾在這方面栽過跟頭。
  2010年3月,伊川縣國民煤業公司發生特別重大煤與瓦斯突出事故,44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直接經濟損失2728.4萬元。事故遭國務院嚴處。時任縣委書記的郭宜品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時任縣長也被免職。
  市政府相關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郭宜品同時掛帥治理洛陽市的非法營運三輪車現象,並要求每天開會。一位與會政府工作人員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會議一直持續在開,直到7月底,突然又通知說不開會了。
  知情人透露,郭宜品“失聯”,應發生在8月5日前後,但一直對外封鎖消息,直到警方在鴉嶺鄉的大面積排查行動,才被外界所知。
  根據當地媒體報道,郭宜品最後一次公開出席活動,是7月30日、31日兩天。當時,河南省政府安委會第三督導組到洛陽檢查汛期安全生產工作,郭宜品作為主抓安全的副市長,一直陪同檢查。
  “沒什麼特別。”一位在場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回憶,類似的督導工作每年都有幾次,郭宜品的表現也沒有異常。
  但僅僅一個星期後,洛陽市政府8月7日赴當地企業檢查指導安全生產工作,分管這一職責的郭宜品卻沒有出現,指導安全生產的變成了另一位副市長。
  9月16日,洛陽市委宣傳部向《中國新聞周刊》確認郭宜品失聯一事屬實,但同時表示,未授權發佈任何信息。
  “百棟高樓”
  失聯事件曝光後,洛陽市人民政府官方網站上副市長郭宜品的簡歷已經消失。
  郭宜品是河南洛寧人。19歲時,從洛寧縣趙村鄉一名普通鄉團委幹部步入仕途。參加工作後的33年間,先後在洛寧縣、欒川縣和伊川縣工作,當過團委書記,政研室副主任、政法委副書記、組織部長,直到升為縣長、縣委書記。
  不管是洛寧、欒川,郭宜品的仕途一直都圍繞著洛陽。2007年12月他升任伊川縣委副書記、縣長後,距洛陽僅29公里之遙。因此,郭宜品將任職期間的主要工作著力點——濱河新區定位為:優先對接洛陽,實現伊川經濟社會“跨越式發展的重要載體”。2011年2月,郭宜品在一次公開講話中表示,要加快濱河新區建設步伐,並確立了“百棟高樓”的年度建設目標。
  濱河新區2009年最初立項時規劃面積8.54平方公里,但始終處於且建且擴大的狀態,官方表述中還出現過“10.02平方公里”“10.972平方公里”,最終擴大為58.62平方公里。2013年7月,伊川縣人大會議通過了這一最新規劃,稱“這符合伊川縣長期空間發展需要”。
  3年間瘋長近7倍的濱河新區,不可避免地徵用了大量土地。多位當地村民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伊川城關鎮羅村、董村、張莊一帶的耕地和林地,近年來先後被徵用於新區建設。其建設開發項目包括一條投資1億元全長5.7公里濱河大道項目;投資4000萬元全長4.4公里濱河新區路網建設項目;此外,還有550畝商貿小區開發項目;210畝綜合小區開發項目;100畝商住小區開發項目。
  濱河新區地標性建築之一,是位於伊川濱河大道與高新九路交叉路口的“百米雙塔”。《中國新聞周刊》記者看到,聯排的兩座大樓,左側叫“洛陽中原總部基地大廈”,右側叫“百納瑞汀時尚酒店”。
  “四五年前,這裡還是畝產千把斤的糧田。”羅村村民歐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大約2010年初,當地政府以建設新區為由,徵走了他家裡的耕地、林地共計6畝,每畝好田村裡一年發給700斤小麥、700斤玉米,差一點的500斤,林地每畝460元,“沒有任何協議”。
  當地人說,“百米雙塔”是一個名叫怡鑫置業公司的產業。此次與郭宜品一同失聯的房地商人俞國強,即是怡鑫置業董事長。
  如今,百納瑞汀酒店約500米外的濱河大道上,還懸掛有巨幅“怡鑫大廈鳥瞰圖”,百米雙塔正在其中,酒店隔壁,一個標著怡鑫置業3號樓字樣工地,仍在雨中進行著建設。
  但在郭宜品調任伊川之時,俞國強還不是一名房地產商。
  據伊川政協官方網站,2008年7月,俞國強成為伊川縣政協七屆委員會的鄉鎮委員,其身份介紹是:鴉嶺蘋果批發市場經理,男,35歲,文化程度高中,無黨派。
  而據洛陽工商公開資料,怡鑫置業有限公司成立於2010年11月,註冊資本8000萬元,經營範圍是房地產開發,法定代表人俞永生,另一自然人股東為張志良。
  俞國強怎樣從水果批發業變成房地產商,目前不得而知。《中國新聞周刊》獲得的一份最早關於俞國強涉足房地產交易的信息,來自伊川縣城關鎮周村村民白書見的實名舉報。
  舉報稱,2011年8月11日晚,伊川縣怡鑫苑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俞國強雇佣百餘名社會人員,“攜帶砍刀、鋼管及三台挖掘機、一臺裝載機強行鏟除我承包地上的二千餘棵碗口粗的樹木”。領頭者稱,“國強讓先砸車,再砍人,砍死一人他出一百萬了事。”
  白書見實名舉報10天后,濱河新區管委會在一份說明中稱,伊川縣怡鑫苑置業有限公司取得該地塊土地使用權後,“根據工程建設需要對該地塊進行地面附屬物清理時,與部分周村村民發生了衝突”。
  這份說明證實,該地塊位於伊川縣豫港大道與洛欒快速通道交叉口西南角,原為伊川縣城關鎮周村集體用地,面積37.96畝。並稱,國土部門曾在周村張貼徵地告知書,期間,未收到任何單位和個人提出的任何異議。
  但對於俞國強及打人情況,該說明隻字未提。
  半年後,2012年2月,俞國強當選為伊川縣第十三屆人大代表,他的身份轉換已成為洛陽市怡鑫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共黨員。
  伊川人大系統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證實了俞國強的人大代表身份,並透露,失聯事發後,縣檢察院曾到人大瞭解過情況。
  2014年2月,俞國強又成為洛陽市第十四屆人大代表中43名伊川代表之一。郭宜品被選舉為副市長那天,坐在臺下的476名人大代表中,就有俞國強。
  郭宜品的紅與黑
  事實上,自2013年8月起,對郭宜品的舉報就出現在網絡上,主要涉及在伊川徵地、政府採購項目招投標等事項中,郭宜品有腐敗嫌疑。
  一份廣為流傳的舉報稱,修建洛欒快速通道的伊川段時,郭宜品授意他的一個侄子參與招標路燈項目,最後高價中標,而燈具被指是庫存舊貨。
  不過,2013年8月4日,伊川縣濱河新區管理委員會在關於“洛欒快速通道路燈工程”一帖的答覆中對此予以否認。答覆稱,中標人並舉報所說的郭宜品的侄子,中標單位也不是舉報所說“上海一燈具廠”,路燈生產過程中,濱河新區專程到江蘇廠家實地監督,不存在舉報的“舊貨和翻新現象”。濱河新區答覆中專門強調,“目前,未發現郭小飛(舉報所說郭宜品的侄子)參與濱河新區任何工程。”
  同年的另一份舉報稱,伊川縣先鋒渠更換漢白玉欄桿的項目沒有公開招標,但最後施工的是郭宜品的親戚。
  這一舉報,未見官方回應信息。
  伊川白沙鎮衛生院原職工張少峰曾與郭宜品打過交道。2007年,張少峰因質疑醫療系統亂收費,在醫院內遭該縣衛生系統多名公職人員毆打,就此走上信訪路。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在京上訪的張少鋒接到一個電話,承諾“回來就給解決事”,打電話者正是郭宜品。他當時任伊川縣委副書記、縣長。
  但張少鋒回到伊川後,始終沒有見到郭宜品,直到一天下班時,他和母親在縣委大院攔住郭宜品。張少鋒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面對下跪的母親,郭宜品頭也沒扭,反倒是郭的秘書拉起母親,悄悄告訴他們:周一到信訪局。
  周一是郭宜品的接訪日。此後,每個周一,張少鋒都“如約”出現。2010年,伊川縣成立訓誡教育中心,不少上訪都在裡面“學習”過,張少鋒也不例外。他對訓誡教育中心的印象是:“生病不讓看”,“饅頭放了一天才給吃”和“大冬天讓喝涼水”。
  不過,張少峰說,從2013年上半年起,雖然信訪值班領導的名單中還有郭宜品的名字,但郭宜品本人再也沒有在信訪局接過訪,而張少鋒具名舉報的衛生系統官員,則先後升遷。
  然而在被舉報與接訪之餘,郭宜品在伊川也有其正面形象。
  2011年8月24日,郭宜品參加由洛陽市紀委、市監察局主辦的“向人民述廉”節目錄製活動,其個人述廉和黨風廉政建設工作兩項滿意度均為99.2%。
  電視述廉中,他透露其愛人是市政協一般幹部,孩子還在讀書,均未經商辦企業。郭宜品說,他時常嚴格教育子女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嚴禁打著自己的旗號去辦私事、謀私利。
  此外,郭宜品任職期間,伊川的招商、經濟發展等都頗有起色。2013年10月11日,《洛陽日報》頭版頭條以“務實伊川,用心招商快一拍”為題,報道伊川近幾年在招商引資方面的成就,並強調,“市領導在剖析招商工作時,總拿伊川做正面例子。”
  伊川縣委一位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郭宜品雖然有時會給人“架子大”“牛氣”“不拿正眼看人”的感覺,但他在檢查工作等方面確有獨到之處。比如,郭宜品很喜歡“暗訪”,還喜歡電話查崗,主要針對鄉鎮一把手。
  至今,伊川官場仍流傳著郭宜品關於“99次”的為官論斷。他曾在全縣領導幹部大會上表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99次失敗都不叫失敗,那叫反覆試驗;但作為黨的幹部,99次成功甚至更多都不叫成功,那叫履行職責,哪怕是一次的失足就會令其身敗名裂,為世人所不齒。
  任職伊川期間,郭宜品還曾公開自己的手機號碼,歡迎公眾向他反映問題、提出建議。當地許多人將其視為開明之舉。
  不過,從7月底8月初,郭宜品的手機便打不通了。
  知情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一同失聯的俞國強、張振強已於日前從外地回到伊川,向伊川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投案自首。張振強並非網傳的另一房地產商,而是俞國強的司機。《中國新聞周刊》獲得的最新消息是,鄭州市檢察院日前已對郭宜品立案偵查。但截至發稿,“組團”失聯事件的關鍵人物郭宜品,仍無更多消息。
創作者介紹

cotta

jj33jjke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