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1月6日報道 境外媒體稱,為申辦2022年冬季奧運會,北京承諾要凈化空氣,為奧運會創造理想條件。
  據香港《南華早報》11月5日報道,北京目前正與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展開競爭,另一個申辦城市挪威的奧斯陸上月因公眾反對退出了。國際奧委會將在明年年初進行評估,明年7月做出最後決定。
  北京市冬奧申委新聞宣傳部部長王惠4日說,北京已經為減少霧霾制定了2013年到2017年,以及2018年到2022年的兩個空氣治理計劃。
  她還表示北京已呼籲北方主要省份和地區進行合作,調動一切資源凈化空氣。
  報道稱,空氣質量問題一直為運動員們所關註。
  上個月的北京國際馬拉松賽上,3萬多名參與者中有很多人都戴了口罩,因為整個城市都被霧霾籠罩,空氣污染指數高達400。該指數超過300就被認為是嚴重污染。
  去年,北京市政官員開展了在北京市及周邊區縣的清潔空氣行動計劃,目標是到2017年使PM2.5水平降低四分之一以上。採取的措施包括減少煤炭使用、機動車減排和推動綠色經濟等。
  北京市市長王安順將於11月7日率團赴曼谷向國家和地區奧林匹克委員會協會大會(奧協大會)介紹北京申辦冬奧會進展。
  王惠說:“到2022年冬奧會,我們絕對有信心給來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們提供一個有利於他們發揮出自己最高水平的條件。”
  她還說北京市市長將向國際奧委會介紹北京的運動設施、資金能力,以及在中國普及冬季運動所能帶來的益處。
  北京的申辦伙伴是河北省張家口市。北京將用2008年奧運會的場館舉辦比賽,而擁有數處滑雪場的張家口將承辦雪上項目。據冬奧申委介紹,北京和高山雪場之間將修建一條高速鐵路。
  另據《南華早報》11月5日報道,研究人員試圖評估過度依賴煤炭能源的環境和社會代價。他們發現,中國在2012年因燃煤PM2.5排放導致的超額死亡人數約為67萬人。
  清華大學專家滕飛表示,2012年每噸煤產生的環境和健康影響為260元。滕飛說:“現在每噸煤炭的環境稅費僅為30至50元,我國目前的定價系統基本未能反映真實成本。”
  滕飛說,PM2.5與導致2012年67萬人超額死亡的四種疾病——腦卒中、肺癌、缺血性心臟病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有關。
  研究表明,每噸煤炭消費的外部損害成本為166元。而政府向消費者、電力企業以及鋼鐵和水泥工廠征收的排污費只有區區5元。
  北京正在考慮用更嚴厲的環境保護稅來替代排污費,但立法方面的進展緩慢。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李國興(音)表示,使用煤炭的影響依然被低估,因為研究沒有考慮哮喘等其他由污染引發的疾病的醫療費用。
  李國興說:“由於數據的限制,(該研究)在醫療成本方面只包括那些導致過早死亡的疾病。如果把其他慢性疾病也考慮進來,這一數字會變得更高。”
  新研究基於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環保部環境規劃院和其他政府支持的機構的研究,代表了部分中國專家在控制煤炭消費方面的最新游說努力。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表示:北京阿拉木圖二選一。
  
  【延伸閱讀】產經新聞:霧霾可能影響北京申辦冬奧會
  參考消息網10月21日報道 外媒稱,10月11日,北京國家體育場上演了巴西隊和阿根廷隊“南美超級德比杯”足球賽。比賽結果是巴西隊憑藉塔爾德利梅開二度以2比0擊敗阿根廷隊,但場外人們討論的話題卻是北京的霧霾天氣。
  日本《產經新聞》10月20日以《愛爭第一的北京需要負起責任》為題報道稱,比賽前,北京遭遇了嚴重的霧霾。於7日、8日抵京的兩隊立刻遭受了空氣污染的洗禮。
  比賽前一天,巴西主教練鄧加在記者會上擔憂地說,“空氣污染無論對於巴西隊還是阿根廷隊,都是最大的敵人”。
  巴西隊隊醫曾向巴西媒體透露,巴西隊球員只外出訓練了兩個小時,其他時間只能待在賓館內。為了維持球員體能,有一天,兩小時的訓練中斷了3次。
  即便採取這樣的預防措施,仍然有隊員說出現了眼睛腫痛、流眼淚等過敏癥狀。
  巴西隊球員羅比尼奧告訴同行的媒體團,“我感到呼吸困難,嗓子乾,感覺就像要燒起來一樣,好像是吸入了濃煙”。
  6年前人們似乎聽到過相同的評論。
  當時,埃塞俄比亞長跑名將格佈雷西拉西耶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到訪北京後說,“在北京跑馬拉松很不容易,42公里,兩個小時以上,老實說跑起來很困難,哪怕是走路都困難,這對於住在這裡的人們來說是個苦難”。最終,他選擇退出了北京奧運會馬拉松比賽。
  報道稱,為了舉辦好奧運會,北京市政府轉移和關停排放有害物質的工廠,採取汽車尾數單雙號限行,以減少尾氣排放。這些措施製造出了奧運會期間的“藍天”。
  然而,其效果只是暫時的。空氣污染隨後再次惡化。
  去年9月下旬,參加中國網球公開賽的瑞典選手也在博客上感慨,“在這裡生活,不知會縮減多少壽命。簡直無法呼吸”。
  北京正在申辦新的國際賽事。10月,已通過2022年冬奧會申辦第一輪評選的奧斯陸宣佈因挪威政府財政緊張,退出申辦。目前候選城市就只剩下北京和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
  阿拉木圖今後的戰略預計是弱化“亞洲色彩”,強調親歐洲立場,以爭取對2018年平昌冬奧會、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後連續三次奧運會均在亞洲舉行感到不滿的歐洲的支持。
  該國還將突出其優勢:氣候狀況比北京更加寒冷,比賽設施分佈更加緊湊等。
  不過,預測“北京更有利”的人依舊很多。
  但不可否認的是,空氣污染可能成為一大負面因素。
  報道認為,如果北京真想爭取到成為首個舉辦過夏季和冬季奧運會的城市的榮譽,就有責任和義務提供讓選手安心競技、發揮出最高水平的環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北京故宮角樓被霧霾籠罩。新華社發(吳國才 攝)
  (2014-10-21 07:29:00)
  
  【延伸閱讀】外媒:阿拉木圖和北京 誰更可能舉辦冬奧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表示 北京阿拉木圖二選一
  參考消息網10月13日報道 外媒稱,奧斯陸退出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爭奪後,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和北京成為僅剩的兩個競爭者。對舉辦冬奧會,哈薩克斯坦國內有兩方面的看法。一方面認為,這是提升國家形象的良好時機,哈薩克斯坦處於寒冷地帶、即將舉辦冬運會,且地理位置比北京更有優勢。也有聲音認為,舉辦大型賽事勞民傷財,還不如讓北京舉辦。
  據日本《外交學者》雜誌10月12日報道,奧斯陸退出了2022年冬奧會主辦城市的爭奪,於是只剩下北京和阿拉木圖兩個城市。雖然很多人認為北京大有希望,但奧斯陸的退出,也引起了哈薩克斯坦對於可能中標的希望和憂慮。哈薩克斯坦網站上出現了“2022年冬奧會主辦權幾乎肯定歸阿拉木圖”的新聞標題。
  自從20年前獨立以來,哈薩克斯坦依靠石油和天然氣成了富裕國家。但國際形象仍停留在“未知”和“波拉特家鄉”中間。舉辦大型國際活動是政府提升國家形象的重要策略,這包括2011年舉辦亞冬會和2017年的冬季大學生運動會。奧運會是哈薩克斯坦政府目前最大的動作。
  哈薩克斯坦主權基金Samruk-Kazyna發言人艾達爾•馬克米托夫(Aydar Makhmetov)說,在阿拉木圖舉辦奧運會後,就不用再解釋哈薩克斯坦是什麼以及在哪裡了。如果贏得主辦權,阿拉木圖就會永遠釘在世界地圖上,這對阿拉木圖、整個哈薩克斯坦的發展都是強力推動。這個目標可以把國家團結在愛國主義的脈衝中。
  馬克米托夫認為,哈薩克斯坦“歐亞國家”的地位是阿拉木圖之於北京的優勢。國際奧委會喜歡在地理位置不同的國家輪流舉辦奧運會,所以不太可能在2020年日本東京奧運會和2018年的韓國平昌冬奧會後,再讓亞洲國家舉辦奧運賽事。從這個角度來講,哈薩克斯坦是全新的,既不完全是亞洲,也不完全是歐洲。對於哈薩克斯坦來說,這是不爭的優勢。
  相比北京,阿拉木圖還有另其他優勢,比如天氣寒冷。2017年舉辦大學生冬奧會之後,阿拉木圖將有許多冬奧會必要的設施,且設施的分佈比北京緊湊得多。國際奧委會將優先考慮這點。
  諷刺的是,與“哈薩克斯坦在國際舞臺上的大突破”相伴而來的是對奧運會、世界杯等大型活動越來越多的冷嘲熱諷——與其說是展示民族自豪感,它看起來越來越像是富裕、威權國家的低俗展示。
  哈薩克斯坦國內對舉辦冬奧會也有諸多質疑的聲音。哈薩克坦網站上的一則評論引述挪威媒體的報道稱,國際奧委會對奧斯陸提出了滑稽古怪的要求,包括挪威國王參與雞尾酒會,奧斯陸交通信號燈同步以促進交通。哈斯克斯坦《體育評論(Sport Review)》的編輯稱,對於挪威人而言,民族自豪感與常情比獲得主辦權更重要。
  著名博客作者葛蘭姆•巴圖克(Galym Baituk)寫道,近來發達國家越來越不願意舉辦大型活動。作為哈薩克斯坦的愛國者,我支持我們與中國的友誼,希望北京能夠舉辦冬奧會。人人都說這是高調推介國家的機會。可有興趣在我們國家投資的國際商人已經知道了他們需要知道的,還有什麼形象是需要推介的呢?
  2022年冬奧會舉辦國將在奧委會明年7月的吉隆坡會議上揭曉。
  (2014-10-13 16:21:00)
  
  【延伸閱讀】承辦冬奧會在經濟上到底劃不划算美股行情中心:獨家提供全美股行業板塊、盤前盤後、ETF、權證實時行情
  新浪財經訊 北京時間10月2日下午消息,挪威首都奧斯陸宣佈放棄2022年冬奧會的申辦,因對國家經濟較為擔心,挪威政府拒絕為奧斯陸申辦提供財政擔保,他們認為舉辦冬奧會的費用過於昂貴,與其將資金投入到申辦工作,不如更多地支持醫療以及教育事業。這樣此前的三座候選城市只剩下中國的北京以及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雅典奧運場館
  研究人員很多年來一直認為,舉辦奧運會等體育活動的費用總是超出預期,而收入總是不及預期,有用的長期基礎設施狀況也不及預期。如今選民和民選官員也開始認識到了這點。
  2022年冬奧會潛在申辦城市在今年年初相繼退出。
  在民眾投票反對後,波蘭克拉科夫、德國慕尼黑、瑞士達沃斯和聖莫里茨全部退出申辦,瑞典斯德哥爾摩之後也退出申辦,該市政府稱,相比預期,收入更低,開支更高。今年夏季,烏克蘭國內動蕩讓利沃夫也退出了申辦。
  多年來的一個經濟謊言為申辦奧運會提供了依據:承辦有助於長期經濟增長。
  牛津大學聖十字學院經濟學教授Victor Matheson 2006年的論文寫到:
  “用在體育基礎設施和賽事管理上的公共開支,將必然導致其他政府服務資金縮水、政府債務加重或稅收增長,這都對地方經濟構成拖累。用在體育基礎設施和賽事管理上的公共開支對經濟的影響最好也就是‘零影響’,因為項目帶來的就業增長將為高稅收和他處支出削減導致的就業萎縮相抵消。”
  Matheson還指出,奧運會經濟影響報告經常會忽視安保等項目上的巨大開支,並將“總體基礎設施”與“運動基礎設施”合併計算。
  舉辦兩周滑雪大賽的基礎設施不同於日常所需的基礎設施。最明顯的代表便是閑置的奧運體育場。從薩拉熱窩到雅典,有人擔憂俄羅斯索鍥也會如此。
  一些國家已經不再認為舉辦奧運會會帶來經濟效益。
  在退出申辦後,瑞典執政黨在聲明中稱,他們不需要奧運基礎設施。“舉辦冬奧會意味著需要大舉投資新體育設施。而很多設施在奧運會後就沒有用了。”
  挪威首相周三稱:“如此規模的大項目,過於昂貴,這需要廣泛的社會支持,而我們缺少這種支持。”(谷雲)
  (2014-10-02 14:24:04)
  
  【延伸閱讀】彭博社:中國人對可能舉辦冬奧會不興奮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7月7日,國際奧委會宣佈,北京、奧斯陸和阿拉木圖三個城市正式成為2022年冬奧會候選城市。
  參考消息網7月10日報道 美媒稱,在北京獲得2008年夏季奧運會主辦權的那個晚上,北京一直慶祝到深夜。那是在2001年7月,中國開啟了令人矚目的十年經濟增長期——這種增長將使首都轉變為中國領導人和民眾想要炫耀的樣子。奧運會是向世界展示國家轉型的機會。中國想要證明自己不再處於擺脫卑微的路上,而是已經擺脫卑微,理應得到尊重和承認。
  彭博社網站7月8日報道稱,因此,當國際奧委會7日宣佈北京和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挪威的奧斯陸成為2022年冬奧會候選城市時,大家可能會想,中國民眾一定十分欣喜。但奇怪的是,中國媒體對此低調處理,並沒有大肆宣傳。網站上這也只是一則不長的消息,淹沒在其他新聞之中。比此消息稍微顯眼一些的是盤點此前奧運會巨大成本的圖片,其中索契冬奧會的510億美元尤其突出。此外,這一申辦進展幾乎沒有引起傳統上喜歡奧運會的中國微博用戶的興趣。這種低調的反應異乎尋常。
  乍一看,中國人之所以缺乏興趣,也許是因為2022年冬奧會並不是香餑餑。由於近70%市民反對申辦冬奧會,克拉科夫在國際奧委會確定3個最終候選城市之前就已退出角逐。而大熱門斯德哥爾摩也放棄申辦,因為市議會不願意撥款興建比賽結束後就會擱置的設施。北京的最大競爭對手奧斯陸,幾乎和波蘭人和瑞典人一樣反感冬奧會。據國際奧委會發佈的候選城市報告稱,民調顯示,僅有36%的挪威人支持申辦冬奧會。如果沒有其他城市想要主辦冬奧會,為什麼北京應該辦呢?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張家口崇禮縣降雪量大,滑雪條件較好。
  實際上,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北京一開始並不認為自己能走這麼遠。2018年冬奧會將在韓國平昌舉行,國際奧委會不太情願讓同一個洲連續主辦奧運會。更嚴重的是,2008年以來,北京的空氣污染已變成國際醜聞(和人們偶爾開玩笑的對象)。多虧在線空氣質量監測站的設立,現在世界知道這種污染通常危及人類健康。一般情況下,舉辦冬奧會的2月份是污染最嚴重的時候。如今,即便是2008年奧運會之前對北京污染保持沉默的中國媒體也開始公開談論和批評起來。
  更可能的是,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會的經歷貫穿當前的申辦工作。北京原本也許並不打算主辦2022年冬奧會,而是有更長遠的目標,在空氣改善的時候主辦奧運會。屆時這將標志著後工業化北京的重生。但目前看來,北京可能會拿下2022年冬奧會的主辦權,但這隻能證明它有能力支付別國支付不了的費用罷了。
  (2014-07-10 07:21:34)  (原標題:港媒:北京為申辦冬奧會推出治霾“組合拳”)
創作者介紹

cotta

jj33jjke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