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早上6點,南京醫科大學附屬無錫人民醫院副院長兼胸外科主任、無錫市肺移植中心主任陳靜瑜走出手術室,緊接著,上午又做了一臺常規手術,中午簡單休息了一小會兒,便趕去機場,當天他要經停重慶飛往昆明出差。
  這是他許許多多工作日中的一天,但顯得有些不凡。經歷了一個不眠之夜,當他在清晨目送病人回到監護室時,心裡充滿了感恩。這個病人身體里的雙肺是剛剛移植進去的,來自千里之外的廣州的一位捐獻者。
  而在此之前,這一雙肺歷經了整整10個小時的奇妙旅行,在微博接力下,這個原本可能要被航班延誤耽誤在路上的活體器官,贏得了更換飛機、縮短航線、綠色通道等“優待”,最終才有了新生命的延續。
  成都商報記者採訪了醫生陳靜瑜、深圳航空黨群工作部宋冀行、無錫機場旅客服務科副科長任濤,全面還原這驚心動魄又溫暖人心的10小時。
  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潘媛 實習生 薛力毓
  12月1日
  19:30
  帶肺源趕飛機 但航班延誤了
  無錫人民醫院胸外科的醫生劉峰1日上午接到通知,說廣州有一個心腦死亡的患者願意捐獻器官,於是急赴廣州。
  當天19點30分,廣州軍區總院,心腦死亡器官捐獻的愛心肺源成功獲取,劉峰帶著這對救命的肺趕往機場,原計劃乘坐ZH9552,於當天22點10分從廣州飛回無錫。
  20點26分,據提供航班動態數據的APP“飛常準”APP顯示,ZH9552延誤,預計起飛時間是23點20分,足足比預定的22點10分晚了1小時10分,而這還不是最後的起飛時間。
  21:21
  微博求助 “能否早點飛”
  21點21分和21點22分,陳靜瑜和劉峰一前一後發佈微博求助。陳靜瑜說:“肺源取下必須5小時到無錫馬上移植給病人,否則肺功能會受影響。”他呼籲深圳航空能夠提供生命救護的綠色通道。身在廣州機場的劉峰更加煎熬:“有沒有什麼辦法早點飛?救人要緊。”
  求助微博發出後,得到上千網友的轉發。很快,深圳航空和無錫機場的相關人員都註意到了這個事情。
  21:58
  航空公司決定緊急調換飛機
  21點47分,“@飛常準”官方微博發佈消息:“ZH9552目前正在濟南飛往廣州的途中,預計22:50到達廣州。由於飛機晚到目前延誤,預計23:20起飛。”幾分鐘後,“@飛常準”再度播報:預“計ZH9552會延誤到23:45左右;廣州飛無錫的另一航班MU2908也延誤到23:21左右。”此時,調換飛機是最好的選擇,“但難度非常非常非常大。”
  21點58分,深航決定:調換另一架已於12月1日20點落地廣州的B1935號飛機,執飛廣州-無錫ZH9552航班。
  22:39
  “肺源”由專人引導登機
  據瞭解,調配B1935號飛機執行廣州-無錫航班,需要飛機與機組同時調配,這就意味著,B1935號飛機後續計劃執飛的ZH9611航班必然延誤。當ZH9611航班的候機旅客得知真實情況後,紛紛表示理解。
  22點39分,ZH9552航班的旅客開始登機。劉峰和他攜帶的肺源,自然成了“特殊乘客”,由專人引導登機。23點12分,劉峰在飛機上發出微博:“已經登機,感謝大家的大力支持。我代表捐獻者和受捐者謝謝大家了。”
  23點18分,ZH9552航班關閉艙門。幾乎在同時,無錫機場集團宣佈:“機場已開綠色通道,對醫療車輛放行。”4分鐘後,飛機開始滑行。23點36,飛機直衝雲霄。
  在廣州這邊緊鑼密鼓調換飛機的同時,無錫方面也沒有半刻喘息。無錫機場公司副總經理白春旺在現場親自協調,保證飛機起飛的同時,綠色通道就已經開通。而飛機起飛後,無錫機場還與深圳航空、廣州白雲機場一起努力,通過空管部門與軍方交涉,協商“捷徑”。在昨日的採訪中,無錫機場旅客服務科副科長任濤也向成都商報記者證實了這一點。
  12月2日
  00:00
  受者已麻醉 等待開胸
  昨日零點,在無錫人民醫院,飛機起飛後約30分鐘,受者已經麻醉,等待開胸切除病肺。陳靜瑜也在焦急等待著。
  在各方支持下,ZH9552航班改變原有航路,走臨時航線,從南潯方向直飛無錫機場,又搶回十幾分鐘時間。民航自媒體“@航空物語”發微博解釋說:“經過和軍方協調後,ZH9522飛過了太湖上空,直接降落無錫。”零點58分,“@無錫機場集團”官方微博宣佈:“只剩52公里,即將落地。”———比計劃提前20分鐘。
  01:05
  飛機順利降落無錫機場
  醫院方面運送車輛已就位。無錫機場已精確地將飛機落地到醫用車輛出發的時間控制在10分鐘左右。
  凌晨1點05分,ZH9552降落無錫機場。5分鐘後,開艙門,1點16分,銀灰色別克“蘇BL761B”載著雙肺離開機場,一路飛馳。
  與此同時,無錫廣播電視臺(集團)交通頻率主持人王錚開始了另一場接力的指揮。凌晨1點06分,他轉發“@無錫機場集團”的微博,並指出運載車輛為“銀灰色別克,蘇BL761B”,提醒各位駕駛員註意讓行。在此前的幾個小時里,無數聽眾守在收音機前,關註這對肺和等待它的那個人的命運。
  01:40
  肺源抵達醫院
  凌晨1點40分,這對肺抵達無錫人民醫院手術室。距離它被取出,時間過去了6小時10分。
  陳靜瑜曾說:“獲取的肺源必須在5小時內到醫院,供體的冷凍保存時間是12個小時,12小時內必須完成兩側肺移植手術,留給我們手術的時間只有六七個小時。”現在,留給他的手術時間只有不到六小時。
  3點05分,左單肺移植結束,冷缺血時間7.5小時,馬上準備進行右肺移植。
  05:30
  雙肺移植手術結束
  關胸結束順利。陳靜瑜用了四個小時為一位纖維化患者完成了雙肺移植。12分鐘後,陳靜瑜在微博上說:“供受體大小完全匹配。感恩昨晚至今所發生的一切,為新生命延續喝彩!”
  昨日中午,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陳靜瑜欣慰地表示:“病人生命體徵穩定,移植肺功能良好。”
  在驚動了兩個機場、三架飛機、數個部門以及成千上萬的網友之後,這對肺帶著人間大愛,完成了自己的旅途和使命。手術成功,生命延續。
  機場里的
  “特殊決定”
  沒有固定標準
  這場關於肺源的“危情十小時”被業內人士認為“難度非常非常大”“作為民航人,我們知道這需要協調多少資源、多少旅客。”
  成都商報記者從一位資深民航人處瞭解到,更換飛機,航空公司自己可以決定;保證優先起飛,服務當地機場的地區空管局可以決定;特別增加航班、改裝飛機放擔架來保障,就需要向民航局提交申請;而如果需要改變航線,甚至使用空軍的臨時航線,就需要空管局跟空軍協調。
  至於什麼樣的情況才能動用這些資源做出特殊的決定,無錫機場旅客服務科副科長任濤表示:“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就是靠大家現場判斷。”  (原標題:危情十小時 救命肺的“轉機”)
創作者介紹

cotta

jj33jjke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